放到桌面 添加到收藏夾
首頁 > 商機 > 別把李國慶俞瑜,跟貝佐斯麥肯齊放在一起比

別把李國慶俞瑜,跟貝佐斯麥肯齊放在一起比

2019-10-24 09:06:55 點擊: 來自:最強大腦
別把李國慶俞瑜,跟貝佐斯麥肯齊放在一起比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來源:航通社(ID:lifeissohappy)

今天早上,所有人毫無預警地被當當聯合創始人李國慶和俞渝之間的朋友圈大戰驚醒。這成為了統治一切的話題。

李國慶、俞瑜夫婦(請注意,我刻意不使用“李國慶夫婦”)一直都處在不和的陰影下,之前一直是李國慶自己在發聲及摔杯子。現在,俞瑜一次性加入戰團,馬上拋出了好多爆炸性的指控,其震撼力當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但是綜合來看,他們在近期的任何時候面對彼此,表現得都非常的不雅觀。

同樣是做電商,甚至同樣是賣書,他們非常容易讓人聯想到亞馬遜的貝佐斯和前妻麥肯齊離婚的事。

相比之下,貝佐斯和麥肯齊(我也不使用“貝佐斯夫婦”)連離婚都做到了相敬如賓的優雅。雙方是共同發聲,和平分手,也不再相互糾纏;而女方也放棄了成為世界女首富的機會,她擁有獨立的事業。

為什么他們能做的這么平靜,而李國慶和俞渝之間能起這么大沖突?有兩個方面需要注意。

首先,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的問題。——可能有文化差異因素,但不是決定的。

如果說到亞裔或華裔創業夫妻店的故事,其實還有一個商業故事是被大多數中國人忽略的,那就是在海外可以說最成功的中式快餐品牌熊貓快餐(Panda Express)。兩名CEO程正昌與蔣佩琪(Andrew and Peggy Cherng)都是亞裔移民(程來自中國,蔣來自緬甸),二人在大學相識,然后喜結連理,又攜手成為億萬富翁。

1973年,程正昌靠著一筆6萬美元的積蓄、一筆小額商業貸款以及家人的免費勞動力開了一家“熊貓旅館”,兩年后兩人結婚。1982年,當程正昌開設第二家餐廳時,蔣佩琪也辭去了工程師的工作,加盟公司。直到2019年的現在,2人依然是聯席CEO,事業也蒸蒸日上;孩子當中大女兒Andrea加入家族企業,現在是首席營銷官(CMO)。

可能這種看起來過于平淡的事情,大家就只以為它是自然而然發生的,而只對沖突感興趣吧?

其次,更根本的問題是亞馬遜不屬于夫妻共同創業。

創業過程當中,麥肯齊并沒有參與公司的創始與決策。她自己有自己的事業,她的人生跟老公沒有關系。所以她只需要擔心在離婚之后,自己應該如何恰當的分配財產的問題,這比在公司運營當中出現分歧要簡單的多。

以上這兩點共同決定了我們不能把貝佐斯、麥肯齊的事情跟李國慶、俞瑜的事情放在一起來比較。

實際上,根據之前2017年領英(LinkedIn)的一次分享,綜合當時2500萬全球用戶和200萬“赤兔”用戶發現,夫妻店創業的成功率不足20%。其原因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來,我自己總結一下,就是沒有好好區分臥室辦公室之間的關系。

公司是創業夫妻的另一個孩子。既然連真·孩子的教育方式都容易產生分歧,那么在公司的運營方式上更容易產生分歧。而且創業過程每天都是大大小小的事情,這會磨滅當初一切的激情與愛意,讓整個婚姻生活變得枯燥。所以在這個時候,如果出現其他的攪局者,當然會讓很多人“經不起考驗”。

絕大多數的創業輔導機構和投資人,在面對夫妻共同創業時都充滿憂慮。有些是直接對他們關上了大門,另一些則力勸雙方在感情還好的時候,趕緊對公司以及對婚姻事務簽署協議,甚至要簽署婚前協議。

這些東西對于中國人來說真的是非常難以接受,中國傳統文化當中都覺得家和萬事興,在感情還好的時候思考這種事情不吉利。

甚至像是有老人不想體檢的,為啥?因為如果檢查不出毛病,那就是沒毛病。如果檢查出毛病,那這輩子就完了,意志就垮了,根本堅持不下去。雖然從《最后一片葉子》來看,國外也有心理素質不過關的人,但你身邊看到的情況可能更多一些。

只有說到這里的時候,才真正涉及到上面說的“中國的月亮”和“外國的月亮”的比較,所以上文說可能有文化差異因素。

但是,就算雙方不簽婚前協議,在運營公司當中出現矛盾,也是一樣可以參考解決的。

2013年,熊貓快餐的蔣佩琪對《財富》雜志表示:“我們必須學會怎樣解決商業分歧。并不是說‘你的方法是最好的’或者‘我的方法是最好的’,那種能夠接納每個人想法的方法才是最好的。”

這就好比雙職工家庭的情況。其中一方的工作跟另一方完全不同的情況下,把工作上的事情帶到家庭,吃飯時候吐個槽,另一方聽不進去,覺得天天負能量,就有可能會吵架什么的。所以最好的辦法,要留給自己一個溫馨的家庭時間。在公司都屬于自己掌控的時候,可能更有機會留給自己這個家庭時間。

實際上你完全可以把聯合創始的工作,看作是一種角色扮演。當工作時間一到,你走進辦公室坐下來的那一瞬間,你們之間不再存在夫妻關系的這種說法,怎么考慮公事都可以。然而當你走出公司,回到家門的那一刻,你就反過來關機,工作上的任何事情又與你完全無關。在這種理想的情況下,你完全可以只愛上那一部分的TA,愛上屬于你家庭生活的幾個小時。

——當然這話對于并沒有開夫妻店的本人來說,也就只是紙上談兵而已。我反而深刻的理解到,如果有人下班后回家前,都寧愿在自己車里吸上一根煙坐上那么10分鐘,就更不用說真正堅持起上述原則該有多困難。

親友創業容易失敗,并不僅僅局限于夫妻這一種關系。親兄弟可能反目,朋友可能連朋友都做不成。像是把家族當中大姨子小叔子都安插過來,那真功夫什么的都是前車之鑒。

正如我在早幾天談論WeWork的文章中提到的,如果WeWork的目標是構建一種生活方式,達到眾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那么老板奢華的私生活可能還對公司創造商譽起到一定作用。他的問題在于左手倒右手,挪用公司資產的嫌疑;同時更大的問題,其實恰恰就在于任人唯親,要把公司轉變成家族企業。

但是,這時候你再往上思考一層呢?親友創業的失敗,只是所有創業失敗的一個子集而已。就算你用完全的陌生人去創業,也有可能會因為天時地利人和的各種問題,導致創業失敗。現在失敗的人本來就多,你是夫妻店,也只是可能比別人失敗概率更高一點而已。

看戲吃瓜到現在,我一個最大的疑問就是:這中間牽扯到多少資產,導致他們現在這么難看了,還離不了婚?這得是多大的不舍和不肯放棄?放棄了,一方凈身出戶了,又會怎樣?

現在實際情況自然是俞瑜掌舵當當,所以對于現在的當當而言,李國慶不是必需的角色。那么,假設俞瑜這個時候也脫離出來創業,她會比李國慶更有把握去做成一件事嗎?如果她不選擇所謂區塊鏈+讀書,比如感覺區塊鏈更不靠譜,那她選什么別的賽道呢?成功的幾率就會高一點嗎?

所以,我其實一直不認為現狀完全證明了李國慶是一個“沒能力”的人,因為我無法假設歷史向另一條分支拐彎的結果。至于俞瑜控訴中對李國慶性格問題的披露(題圖),也需要進一步的佐證才能確認。

長期以來,我們聽慣了成功的故事,以及各種各樣的方法論。但失敗仍然是最常見的。學了那么多知識,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創業維艱這四個字,才是一切喧囂的歸宿。

在這么艱難的創業路上,會有人搭上自己的家庭生活,這才叫All in;但我并不是這種人。我問自己,假如這個時候有一個神燈妖精降臨,跟我說我可以做一個交易:我可以交出我未來的家庭幸福,換取我事業的成功,那我不會同意這個交易。

不管人生潮起潮落,我都希望家庭是一個溫暖的港灣。在這里,我們能接納彼此暫時的錯誤、迷茫和消沉,能找回重新向上的力量。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文章評論 · 所有評論
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
Copyright © 2018-2020 熱點新聞網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免責聲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 熱點新聞網 對此不承擔責任.
河南福彩快三推荐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