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到桌面 添加到收藏夾
首頁 > 熱點 > 率先響應央行向“炒鞋”出手的 為什么是深圳?

率先響應央行向“炒鞋”出手的 為什么是深圳?

2019-10-25 15:42:31 點擊: 來自:時空信息化

  原標題:率先響應央行向“炒鞋”出手的,為什么是深圳?

  撰文 | 薛離

  昨天(10月24日)深圳市金融監管局披露,深圳10月初起已加大對轄區“炒鞋”等的排查力度,加強風險防控。幾天前,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發布題為《警惕“炒鞋”熱潮防范金融風險》的金融簡報。

  在此之前曾有機構評估,目前中國“炒鞋”市場規模超過400億元。

  看似普通的球鞋交易為何會引起央行的警惕?鞋是怎么炒的?率先出手排查并加強監管的,為什么是深圳?

央行發文警惕“炒鞋”央行發文警惕“炒鞋”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雖然官方媒體今年夏天已經對“炒鞋”風險有所報道,但監管部門發布正式公文,仍能看作是一節點性的事件。

  政知道先詳細梳理一下這個背景: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下發了以《警惕“炒鞋”熱潮防范金融風險》為主題的一份金融簡報(以下簡稱金融簡報),其中明確指出,國內球鞋轉賣出現“炒鞋熱”,“炒鞋”平臺實為擊鼓傳花式資本游戲,提醒各機構高度關注,采取有效措施及時防范此類風險。

  金融簡報顯示,目前國內已有10余個“炒鞋”平臺,包括毒、Nice等,呈現出參與者數量多、交易量大、價格波動劇烈等特征。“炒鞋”行業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融詐騙、非法傳銷等涉眾型經濟金融違法問題值得警惕。

  金融簡報指出,首先,“炒鞋”交易呈現證券化趨勢,日交易量巨大;其次,部分第三方支付機構為“炒鞋”平臺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桿服務,杠桿資金入場助長了金融風險;另外,“炒鞋”操作黑箱化,平臺一旦“跑路”容易引發群體性事件。

  金融簡報要求各義務機構提高對“炒鞋”關注和研究,加強對相關反洗錢工作重要性的認識,加強對涉及“炒鞋”平臺的資金交易監測,強化對“炒鞋”平臺風險特征的識別,發現或有合理理由懷疑平臺參與洗錢等犯罪活動的,應及時提交可疑交易報告。

  誰能成為莊家?

  金融簡報中的幾個關鍵詞,“擊鼓傳花”“非法集資”“證券化”“洗錢”,其實已經很明確地點出“炒鞋”交易所蘊藏的金融風險。

  資本的涌入讓上述風險被放大。

  在深圳的球鞋經營者李曉飛告訴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他不時會在線上、線下渠道購買預售球鞋,到貨后二次售賣賺取差價。但在他眼里,自己只是這個大市場中的“散戶”。

  那么,誰才是莊家?

  李曉飛舉例稱,在一單交易中投入幾百萬(球鞋預售單價在2000元至上萬元不等),只能分別購入少數幾個款式的幾百雙球鞋,這樣的“大戶”對巨量的球鞋市場影響甚微。如果想做到所謂囤積居奇操控價格,李曉飛認為至少要在進貨時投入幾千萬甚至上億資金,成為某一款鞋型的“莊家”,如果想操縱更大的市場,那么所需要的資金量將會更大。

率先響應央行向“炒鞋”出手的 為什么是深圳?

  政知道梳理發現,關于“炒鞋”的報道中,多數媒體都提到了“資本的涌入”。

  有媒體指出,一雙新鞋發售就像是“設立一只新股”,“莊家”大量買入后把鞋價格炒高,造成市場供不應求的“假象”,而“散戶”只能在高價位置繼續跟進,對賭自己不是那最后一個“接盤的人”。

  泡沫在這個過程中被越吹越大,這像極了上世紀80年代末我國長春的君子蘭熱。當年隨著官媒的多篇批駁文章以及政府提高稅率,君子蘭泡沫破滅。

  買賣雙方的風險分別在哪?

  在這樣“擊鼓傳花”的游戲規則下,李曉飛稱這個市場泡沫已經被吹得很大,買賣雙方都承擔著不小的風險。

  李曉飛舉例稱,他自己作為籃球愛好者,倒賣球鞋的同時,自己也是忠實的球鞋買家,他在多次購買預售球鞋的過程中,都以虧本告終。“球鞋預售時間大都會比正式發售時間提前幾十天,在幾十天前我按預售價購入2700元一雙的鞋子,但正式發售時,價格已經跌至2000元,就像股票上市后的‘破發’。”

  除了市場波動帶來的鞋價浮動,鞋商騙取大額鞋款后跑路的案例也屢見報端。今年9月媒體曾披露,成都一“95后”鞋商卷款跑路被刑拘,涉案金額高達千萬元。

  “大多數分銷商是無法直接從廠家進貨的,他們都有自己更上一層級的貨源。球鞋幾經倒手后,風險會疊加。一旦上游貨源出現斷供,下游買方的錢又用來預購更多的球鞋,一旦資金鏈斷裂便會讓經銷商信譽受損,甚至面臨高額債務風險。”李曉飛介紹。

  更有甚者,有些“炒鞋”平臺甚至可以只購買球鞋的所有權,不進行實物交易,類似期權、期貨交易。李曉飛提醒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所謂的‘期鞋’交易,風險更大,操作貓膩的空間也更大。”

  “某些平臺的運作模式類似于期權交易,而這類業務沒有經過審批,可能涉嫌非法經營。”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劉憲權曾向媒體表示,此類行為也可能為某些違法犯罪行為(比如洗錢)創造條件。

  為什么是深圳?

  最后一個問題,為什么率先出手排查“炒鞋”的是深圳?

  在深圳生活工作的李曉飛認為,在球鞋市場里,深圳確實有幾個優勢。

  首先,球鞋文化主要的受眾是追求時尚的年輕人,深圳目前是中國最具年輕活力的城市之一。政知道梳理數據顯示,我國城市年輕指數排名中,深圳位列榜首。

  其次,球鞋文化最初由喜歡籃球的年輕人推動。廣東省作為CBA聯盟中的傳統強隊,省內的籃球氛圍非常濃厚,“夸張些說,我身邊的每個同齡人都喜歡籃球,甚至包括女生。”李曉飛說,在這樣的籃球氛圍下,廣東以及是周邊地區,孕育著一個巨大的市場。也正因此,很多大的球鞋品牌會格外對深圳有些傾斜。“目前,亞洲最大的AJ(耐克旗下的球鞋品牌)實體店已經落戶深圳。”

率先響應央行向“炒鞋”出手的 為什么是深圳?

  最后,深圳也有其區位的獨特性。不論是廠家直銷的正規進貨渠道,還是散戶從海外代購,深圳作為口岸之一,必然成為集散地。另外,海外的貨源有些不支持直郵中國大陸,往往會先運輸至香港再轉發,深圳在這條途徑上同樣有區位優勢。

  采訪最后,針對監管力度或將加強的問題,作為球鞋賣家,李曉飛高度贊成。

  他認為,穩定的市場、規范的經營環境,對于賣家還是買家都是一個基礎保障,能夠降低風險。“另外,我踏入球鞋生意圈子,并非是想發什么財,只因為我自己是一個球迷、鞋迷。如果監管部門的管理能夠排空泡沫,讓球鞋價格回歸理性,我自己作為鞋迷是無比高興的,我認為所有熱愛籃球的年輕人都會高興。”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文章評論 · 所有評論
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
Copyright © 2018-2020 熱點新聞網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免責聲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 熱點新聞網 對此不承擔責任.
河南福彩快三推荐预测